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寒门状元_ 第二二二一章 神话

时间:2021-06-01 15: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天子小说寒门状元 第二二二一章 神话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榆林卫一片风平浪静。

    朱厚照没有下令延绥出兵驰援,谢迁也不赞同王琼的出兵计划,现在沈溪派个使者回来都没说要请援兵,王琼自然断了即刻兵发榆溪河的念头。

    城内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榆溪河战场的情况,却并非所有人都迫切想去驰援,唯有早一步回到卫城的云柳和熙儿,非常希望能到战场跟沈溪并肩作战。

    “师姐,已确定是沈大人身边那位唐先生到了榆林卫!此前我们在城外救下的就是他跟大人帐下的书吏我们的人顺利帮他翻译出大人的密信,他去了三边总督衙门,就再也没出来”

    熙儿很紧张,难得知道沈溪派人回来,却没办法交流情况,心里自然着急。

    云柳问道:“大人的意思如何?”

    熙儿道:“问过负责翻译密文的那人,他说大人并没有请援,只说接下来一战得胜后让榆林卫派出人马一同追击鞑靼人!说来奇怪,这次三边总督衙门甚至没把咱破译密文的联络员给看住,甚至有意无意把消息散播出来,好像故意让城里的人知晓!”

    云柳点头:“王大人的意思很清楚,想制造出风声,让城里军民知道沈大人对于此战的决心和勇气,认为沈大人还握有底牌应对接下来的战事。”

    熙儿皱眉道:“但这样也泄露了大人的真正意图,要是鞑靼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王大人这么做是否太过分了?”

    云柳这次却摇头,“战场上的事情本来就虚虚实实,谁能判明真伪?现在城内戒严,鞑靼子细作是否能把消息带出去还难说,就算传到鞑靼高层耳中,也只以为是大人故弄玄虚。另外,如此宣讲的话,也能够振奋延绥镇将士的军心士气,让城内的气氛不至于跟之前几日那般死气沉沉!”

    熙儿道:“可是师姐,大人到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啊!听说我军第二道防线已破损严重,鞑靼人下一步必然会步步紧逼,直至把营地踏破!”

    当熙儿紧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云柳凝眉思考,此时的她显得异常严肃,好像已理清一些头绪。

    突然间,云柳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望着熙儿道:“你相信大人吗?”

    “嗯!?”

    熙儿不明所以,但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

    云柳摇头轻叹,“大人几时错过?他任何时候都可以说算无遗策,难道会在这次出现偏差?其实在行军路上我们就可以明显感觉到,大人其实成竹在胸,哪怕知道九边各路援军没到,依然处之淡然,有时候对你我训斥,也只是让我们不要多问而已,这说明大人其实早就有了全盘计划!”

    熙儿有些不以为然,嘟哝道:“大人现在身处险境你居然说他早就算好的?”

    云柳没好气地道:“也许大人就是想要绝处逢生呢?如果你是鞑靼人,遇到沈大人守城,有土木堡的前车之鉴,他们是会避开还是会主动进攻?”

    “道理是一样的,只有当沈大人走投无路时,鞑靼人才会疯狂,他们想要让草原得到安宁,非置大人于死地不可!这或许正是大人想要达到的结果呢?”

    或许是沈溪这些年来的表现太过耀眼,亦或者沈溪在绝境中仍旧能打出两场漂亮的胜仗,使得很多人又对沈溪充满期待。

    之前所有人都觉得沈溪被逼上死路,这回死定了。但到了现在,这些人又觉得,沈溪早就计划好一切,胜利在握。

    如此一来,原本在战场上已经被神话的沈溪,又进一步给妖魔化了,让人觉得只要有他在,没有奇迹是不能发生的。

    如今似乎只有沈溪身边的将领才务实些。

    这些将领跟沈溪一样走投无路,并不寄望能一直打胜仗,他们只愿鞑靼人早些滚蛋,如此他们才能平安回到关内。

    第二战的惨烈程度,让很多抱有奢望的人彻底回归现实,他们自己也看清楚了,第一战以零伤亡获得胜利的战斗以后不可能再有,下一场大战,只要鞑子持续不断投入兵力,若没有新的防御手段,战线失守是迟早的事情。

    太阳升起后,明军主动打扫战场,把所有障碍清空的情报,清楚无误地传到鞑靼军中。

    鞑靼人难以理解,为何沈溪要把阻挡他们骑兵冲锋的障碍搬开,好像故意让开一条道路让他们冲锋一样。

    通过观察他们自然得出一个结论,沈溪准备故技重施,用埋藏火药定点爆破的方式对他们进行致命一击,这也就意味着,谁下一波冲得靠前,基本必死无疑。

    巴图蒙克一直到日上三竿才从寝帐出来,此时图鲁博罗特已离开营地,带兵去榆溪河南岸阻挡关内来的明军援军,这也是巴图蒙克亲口下达的军令,就算图鲁博罗特再不甘心也得遵从。

    金帐内,达延汗召来几名汗部高层开会,除了苏苏哈外还有三名万户。

    苏苏哈道:“明人举止太过反常照理说他们连续行军后又经历两次惨烈的大战,应该抓紧时间休息,就算不休息也应加固防线,但现在他们居然主动撤到第三道工事后面,根据斥候从南岸观察到的情况,明人第四、第五道防线比起前三道差得太多,只要我们能攻破最前面那道,基本上就可以拿下他们的营地而且蹊跷的是,他们居然把阻挡我们骑兵冲锋的东西搬开,难道他们想主动出击?”

    巴图蒙克的脸色很难看。

    越是看不懂沈溪这些举动背后蕴藏的东西,他就越谨慎,思虑许久后他一摆手:“不管沈溪做什么,我们只管按照既定计划行事!就当明军已黔驴技穷,昏招频频或许我们只需要再加把劲儿,就可以拿下对手防线!”

    张家口堡,守备衙门。

    朱厚照已连续数日茶饭不思。

    他在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忏悔,而他选择的方式就是避不见人,甚至连张苑等近侍太监都不接见,平时能接触到他的仅仅是小拧子和丽妃,同时他对吃喝玩乐的事情也失去兴趣,看起来形容憔悴,像是大病一场,但其实主要是心病,整个人提不起精神所致。

    小拧子不断劝说,虽然知道这么做徒劳无益,但对于他这样依附于皇权存在的奴婢来说,能做的事情太少,只能拿出自己的忠心,表达关切。

    “陛下,您还是进一些饭食吧,这两天看到您消受很多,奴婢心疼啊若陛下您有个三长两短,大明该靠谁来支撑呢?”

    小拧子说话时不住抹眼泪,跟刘瑾和张苑不同,他哭泣是因为真的难过,习惯了朱厚照的飞扬跋扈和放荡不羁,突然看到皇帝现在这般意志消沉,他打从心眼儿里疼惜,同时也是因为眼前这个没长大的少年是他所有希望所在,不希望就此沉沦下去。

    尽管是隆夏时节,朱厚照仍旧蒙着被子,他抬起头望向小拧子:“小拧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混蛋?”

    小拧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地道:“陛下,您乃是少有的圣明君主,天下人谁不称道您的文治武功?”

    朱厚照一摆手,似乎不喜欢听到这种恭维话,“朕还算圣明?简直糊涂得要命幸好祖宗给朕留下了一个稳定的江山,也幸好之前有那么多能臣帮忙打理朝廷,否则的话,朕的所作所为甚至不如隋炀帝和商纣王,简直要让自己的国家陷入险地,当个亡国之君!”

    小拧子听朱厚照如此检讨自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本来他可以继续劝说,但理智告诉他最好缄口不言,否则无论是直接否认朱厚照所言,又或者是表示赞同,事后都没他的好果子吃。

    在朱厚照跟前这么多年,这点小机灵他还是有的,因为朱厚照很多时候都是说反话,皇帝并不是断绝七情六欲的神仙,偶尔也会宣泄情绪,千万不要把他情绪化的说辞当回事,哪怕所言是事实。

    朱厚照好似没在等谁回答,摇头轻叹:“朕的确做错了,朕本以为自己可以做到面面俱到,其实一切都因为有沈先生在,朕才有信心能平定草原”

    “可结果怎么样?沈先生领兵出击,不在朕身边,朕就什么都忘了,之前朕还以为是沈先生的计划出了差错,张苑那狗东西老在朕面前进谗言,说什么没人可以做到百战百胜若是沈先生战死沙场,朕必将背负千古骂名!”

    小拧子劝解:“沈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陛下,您多虑了!”

    朱厚照再打量小拧子,问道:“如果你领着一万多兵马,被鞑子数十万大军包围,有什么活路?沈先生可是没有任何援军的”

    小拧子发现自己又多言了,心里恼恨:“就听陛下说就好了嘛,我搭什么话?这不,刚一开口,陛下就给我出难题!”

    这下小拧子不再回答,继续低着头,几乎把脑袋埋到自己膝盖上了,他的身体本来就单薄,整个人跪在地上几乎蜷成一团。

    朱厚照没从小拧子这里得到答案,继续忏悔道:“沈先生这样有着绝世才华的人,可说是千古少有,但凡能遇到,都是帝王的荣幸,但估摸上天不会想到,把这样一个人才安排到当下,却遭遇朕这样一个昏君吧!”

    “唉!朕实在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就听信那些鬼话?若不调九边各路人马来就好了,现在连三边之地最为精锐的骑兵,也悉数调到宣府,那不等于说就算延绥那边想出兵驰援,也没合适的人马?”

    小拧子本想说什么,但突然想到先前的感悟,再次识趣地闭上嘴。

    以前在朱厚照跟前,他是有话就说,毕竟皇帝没有平时表现出的那么不近人情,朱厚照喜欢有人在耳边说一些话,小拧子逐渐有了自我意识,朱厚照在开明程度上,可以说比之成化帝和弘治帝都要好许多。

    但问题也就在于,朱厚照喜欢让人提意见,也容易被意见左右,再加上他对外面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得到的消息太过混乱,想法自然也就会偏激,不自觉就会朝对他最有利的方向想。

    如此一来,便有了刘瑾和张苑等人擅权,因为不管朱厚照怎么想,都觉得奴才伤害不到他的利益,而朝中那些大臣则有这方面的隐患。

    朱厚照道:“朕这几天没问过军情,也不知道延绥那边情况如何了,只要沈先生能平安无事,朕愿意付出几百里疆土作代价,就算折损数万人马,也都值得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像沈先生这样的旷世奇才,莫说朕遇不到,就算未来几百年也未必会出一个!”

    小拧子试探地问道:“那陛下是否要找几位大人来,问问他们情况?”

    朱厚照看了小拧子一眼,略一思索,微微点了点头,总算有了些精神。

    朱厚照道:“再这么不管不问,也不是办法,还是把王卿家和胡卿家叫来,哦对了,还有兵部两位侍郎,一并请来。”

    “那张公公”

    小拧子自然要问清楚,他怕朱厚照遗漏张苑,毕竟涉及朝堂事务,任何事都逃不开司礼监这个衙门。

    朱厚照怒道:“张苑?他算什么东西如果朕不是听信他的鬼话,何至于跟现在一样懊悔?朕心痛啊,居然信错人!回去后朕一定要剥夺他司礼监掌印的差事,打发他去守皇陵!”

    小拧子心中窃喜,不过还是用关切的语气道:“奴婢这就去传诸位大人前来不过,陛下您还是要用膳,您老饿着肚子,怎么有力气去见那些大人?”

    “嗯。”

    朱厚照一摆手,“行吧,朕先去吃些东西。你把丽妃叫来,让她在外间屏风后听听那些大臣说什么,朕现在只愿意相信她了!”

    朱厚照要接见朝臣,其实不会对当前的战局产生任何影响。

    问题就在于张家口堡距离延绥上千里,就算陆完、王敞、胡琏和王守仁等人有再好的建议,也是鞭长莫及,事实上沈溪也根本不需要张家口这边来为他出谋划策,甚至不需要额外的援军。

    路途漫长,张家口这边能得到的消息实在太少,甚至连沈溪被困榆溪河北岸的情报都没传来,就算这些有能力的大臣可以见到皇帝,也难以做出有效应对。

    张苑本来也在期待见到朱厚照,但连续数日未曾传见,心中无比慌张,这天上午听说朱厚照召见张家口堡内众大臣,却没传见司礼监一干太监,他不由慌张起来,因为早前他曾去拜会丽妃,丽妃出来见他时,反馈的讯息是朱厚照很可能要撤掉他司礼监掌印的职务。

    换作以往,张苑对丽妃不屑一顾,但现在却把对方当作救命稻草。

    作为朱厚照出征时唯一带在身边的女人,丽妃头脑清晰,富有智计,无论朱厚照问策,又或者吹枕边风,丽妃可以说是皇帝身边最有话语权的存在,这让张苑意识到自己得有多愚蠢,才会去得罪这么个女人。

    “你说,这可如何是好?陛下传见朝臣,却根本不通知咱家列席,岂不是说以后陛下再不相信咱家?那些大臣早就巴不得咱家死,他们这次还不逮着机会,狠狠在陛下跟前戳咱家的脊梁骨?”

    张苑得知几名朝臣去见朱厚照,连说些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无比忐忑,他最怕的事情不是朱厚照做出新的军事部署,而是怕那些人联手参劾他,再加上朱厚照因沈溪的事情对他不满,失势似乎不可避免。

    更有甚者,他可能会因为一系列决策失误问罪,极端的情况是身首异处。

    张苑这样从市井间爬起来的暴发户,最在意的就是自己手上的权力,得而复失是他不能承受的事情。

    现在张苑身边能出谋划策的只有臧贤一人。

    仔细考虑后,臧贤劝解道:“公公,您大可不必担心,那几位大人好不容易见到陛下,定会抓紧时间跟陛下说及军情,怕是不会有心思攻击您!再说很多调兵遣将的事情,是他们自己做出的决策”

    张苑怒道:“就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责任更大,所以才会拼命把屎盆子往咱家脑袋上扣,让咱家当他们的替死鬼!”

    臧贤不以为然,但还是小心翼翼道:“公公的担心有些多余既然公公担心失宠,为何不去陛下跟前负荆请罪呢?”

    “你说什么?”张苑皱眉道。

    臧贤试探着解释:“之前陛下一直闭门不见客,负荆请罪只会让陛下火上浇油,实在是得不偿失。但现在陛下怒火明显消退,公公此时前去认错,陛下或许能体谅公公一片忠心。”

    张苑咬牙道:“咱家自损颜面负荆请罪,有那必要吗?”

    张苑觉得臧贤说得有几分道理,却又忍不了荆棘上身的苦,还有面子上的损失,心中非常纠结。

    臧贤无奈地道:“除此之外,小人实在没别的办法毕竟公公未来的际遇,还有小人的倚靠,全在陛下一念之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